重刑率达62.13%! 云南法院10年审结毒品犯罪案件60728件

6月24日,在第35个“6·26”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记者从发布会获悉,十年来,云南依法严厉打击毒品犯罪,加大重点边境地区整治力度,坚决摧毁境内外制贩毒团伙网络,深挖涉毒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铲除毒品问题滋生蔓延的土壤。

2012年1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全省法院共受理毒品犯罪案件66077件,审结60728件,判处被告人61623人,重刑率达62.13%,远高于云南其他刑事案件平均14.76%的重刑率,亦大大高于2020年全国毒品犯罪案件25.7%的重刑率。

新闻发布会现场 (赵赢摄)

重刑率达62.13%

十年审结毒品犯罪案件60728件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董国权介绍,云南一直是我国禁毒主战场,云南高院曾是全国第一家获授权对毒品犯罪案件行使死刑核准权的法院,长期以来,依法严惩了韩永万、谭晓林、杨茂贤等国际大毒枭,平远街等重点地区毒品整治行动,有力震慑了毒品犯罪分子。通过对毒品犯罪的严打,全省法院新收毒品犯罪案件数量,虽总体上仍是高位运行,但从2012年收案的5319件,到2018年达到8251件最高点,再到2021年下降为4209件,毒品蔓延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据介绍,近年来,毒品犯罪呈组织化、团伙化的趋势明显,犯罪分子结团成伙,形成利益共同体从事毒品犯罪活动,分工合作,相互配合,共同实施毒品犯罪;云南法院在审判中已发现多起被告人,特别是青少年、未成年人为获取高额报酬或参与赌博,受境外黑恶势力人员组织、胁迫、诱骗,偷渡出境,后被引诱、强迫、威胁走私毒品入境的案件。

针对黑恶团伙涉毒案件的新特点,云南法院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打击毒品犯罪紧密结合起来,以严惩黑恶团伙首要分子、毒枭为重点,突出“打财断血”,切实切断“以毒养黑”。在审理“8·29”跨国涉黑系列案中,对涉黑涉恶的毒品犯罪坚决进行“打伞破网”,对涉黑涉毒财物依法予以收缴。2021年人民群众对全省政法机关的满意率达95.92%。

跨境毒品犯罪案件大幅下降

10年全省查获大宗毒品案件5000余件

十年来,云南法院始终保持对跨境源头性毒品犯罪的从严惩处态势。2012年1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沿边八州市法院受理毒品犯罪案件32944件,审结32529件,判处被告人32473人,重刑率65.33%,重刑率高于其他州市。2018年云南打掉多个境外毒品加工厂,取得境外除源重大成果,2019年以来的境外除源成果居全国第一,清除了一批潜藏在境外、危害境内的涉毒隐患。当前,跨境毒品犯罪案件数有了较大幅度的下降。

据介绍,十年来,毒品犯罪案件总体呈下降趋势,但大宗毒品犯罪案件呈上升趋势,毒贩通过网络勾连的群体性走私、贩运毒品犯罪智能化、专业化趋势明显,发展迅速,在个案中查获毒品数量屡创新高。2012年1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全省查获大宗毒品案件总数5000余件,仅在2019年查获的万克以上毒品案件就达705件。

对于大宗毒品犯罪案件,全省法院在审判中坚持综合考虑“数量+情节”,准确理解和适用国家死刑政策,对具有累犯,毒品再犯,利用、教唆未成年人、残疾人、严重疾病患者、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具有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坚决判处死刑,打击了犯罪分子实施大宗毒品犯罪的嚣张气焰。

新型毒品犯罪得到有效管控

判处零星贩毒人员7万余人

据了解,虽然我省毒品犯罪案件涉案毒品种类相对集中,但近年云南查获如氯胺酮、卡苦、地芬诺酯等新型毒品的案件增多,新型毒品便于制造、隐藏和运输,使得需求量不断扩大,新型毒品滥用情况在我省部分州市呈上升趋势。另外,犯罪分子将能够使人形成瘾癖性的麻醉类和精神类药品,伪装成“戒毒胶囊”“阳光胶囊”“养身胶囊”进行贩卖的案件屡有发生。对此,云南法院及时研究新型毒品犯罪特点,准确研判案件定罪量刑时存在的争议,对新型毒品犯罪一律严审严判,使新型毒品犯罪蔓延风险得到有效管控。

而零星贩毒处于毒品消费市场终端,交易过程简单快捷、隐蔽,涉案毒品数量不大,但社会危害性极大。云南法院重视严厉打击零星贩毒犯罪,2005年1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间,全省法院审理零星毒品犯罪案件65824件,判处零星贩毒人员7万余人,对于多次实施零星贩毒的被告人坚决依法严厉惩处。

据悉,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高院连续8年在国际禁毒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发布毒品犯罪典型案例,在第四轮禁毒人民战争中发布云南首部《禁毒工作白皮书》。全省三级法院通过现场活动、传统媒体、新媒体载体,组织了送法进校园、进农村、法院开放日、现场专家咨询、组织群众旁听公开开庭等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起到了震慑毒品犯罪分子,警示群众的良好社会效果。

【精选典型案例】

案例一:黑社会性质组织毒品犯罪 两主犯分获死刑、死缓

2018年5月至2019年4月,被告人张某国、王某等人在中国云南省孟连县、勐海县相邻境外的缅甸佤邦勐波县勐平区、缅甸掸邦勐拉,先后纠集、组织并发展形成以两人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犯罪集团结构分工明确,骨干成员相对稳定,张某国、王某负责组织管理、筹集毒资、购买毒品,并与卜某某、马某某、杨某等人共同负责招募马仔,组织偷越国(边)境,看管、训练马仔,安排马仔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杨某某、陈某某等人负责在中国境内接送运毒马仔;朱某某等人负责在中国境内接收、提炼、交付毒品,收取毒资。

该犯罪集团依托境外特殊区域和社会环境,利用互联网、手机等社交平台,发布高薪招聘、快速赚钱、安全可靠等非法、虚假信息,诱骗、招募和组织大批中国公民频繁偷渡至缅甸勐平、勐拉,通过非法拘禁的方式看管马仔,逼迫马仔进行吞毒训练,对不愿带毒的马仔实施敲诈勒索,对不服从管理的马仔实施威胁、殴打,引诱、欺骗、逼迫、威胁马仔以人体藏毒、箱包带毒、邮寄毒品等方式,大量走私、运输毒品进入中国境内,途经云南省运往四川省、重庆市、贵州省、陕西省、甘肃省、江苏省等地进行贩卖,部分毒品已经入境流入社会,牟取的非法利益全部用于该犯罪集团的日常开支和犯罪活动,共实施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犯罪20起,涉案毒品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共计89854.12克,数量特别巨大。该犯罪集团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对禁毒工作、边境管理、物流快递、客运秩序、信息网络安全等形成非法侵害和重大危害,严重危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严重破坏中国边境地区、国内地区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依法认定被告人张某国、王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对被告人张某国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王某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他被告人分别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分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十七年及没收财产、罚金等刑罚。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国等人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死刑复核。

案例二:男子因吸毒致幻杀死、杀伤多人

2021年5月2日9时许,被告人张某国吸食毒品“小麻”后,在个旧市大屯街道办事处赵某某家出租房卧室内,持一把菜刀无故朝床上的被害人赵某某(殁年26岁)头颈部猛砍,将其头部砍下后又将头部、尸身及作案工具菜刀一同丢弃在院内小水塘中,因担心尸身浮出水面,又从屋内抱了两块石头压在尸身上。随后,张某国到厨房重新拿了一把菜刀到对面被害人张某某(殁年82岁)家,持刀将在门口的张某某头颈部砍伤,致其在送医院抢救途中死亡。此过程中,被害人卢某某、付某某等人闻讯赶来,与张某国发生搏斗,张某国持刀砍伤卢某某头颈部、左手肘部(轻伤一级),付某某在躲避时摔伤右膝膝盖(轻伤二级)。

2021年5月6日,民警带张某国对其作案现场进行辨认的过程中,查获甲基苯丙胺片剂17颗,净重1.42克。另查明,2021年4月至5月间,张某国根据万某某的安排,以25元一颗的价格将110颗毒品“小麻”贩卖给邹某等多名吸毒人员,净重9.9克。

红河中院依法认定被告人张某国犯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后果极其严重,数罪并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某国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贩卖毒品罪,判处张某国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3000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元。并对附带民事部分作出相应判决。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国未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某国的死刑判决依法复核后上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案例三:贩卖含有新精神活性物质毒品被判七年

长期以来,被告人李某玲吸食含有合成大麻素的烟丝状毒品,并以贩养吸,以贩卖为目的从其上家庄某某(另案处理)处购买含有合成大麻素的烟丝后进行转手贩卖。2021年8月6日,民警在被告人李某玲房间内查获黄色烟丝状毒品可疑物,经鉴定,属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净重2153克。

西山区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李某玲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7000 元。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李某玲服判未上诉。

据了解,合成大麻素是人工合成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吸食后能产生强烈的兴奋、致幻效果,其精神活性比普通大麻素高四五倍乃至上百倍,吸食后人体会出现头晕、呕吐,精神恍惚,情绪不稳定,甚至暴力攻击他人或者自杀,过量吸食会出现休克、窒息,甚至猝死等情况。2021年我国决定将大麻素类物质列为毒品进行管制,并发布了合成大麻素毒品检验标准。

来源:都市时报

推送:邓斯予

复审:张程

审核:岳三旺   李琪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