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瑞丽过年

今天是2023年1月15日,距离中国传统的春节,还有五天。

清晨,披着金色的阳光,我驾车前往瑞丽。

几天前,黄大发给我打来电话,言辞恳切。说他们一家已经回到了瑞丽,要我节前一定要到家里坐坐。瑞丽边境疫情发生后,一直在姐告的黄大发一家,服从边境防疫要求,离开了姐告。疫情前,黄大发一家在姐告做进出口生意,每年交易额在数千万元。离开口岸,三年无收。

国家疫情防控新十条发布后,1月8日,瑞丽口岸全面恢复通关,瑞丽复工复产、复商复市。黄大发一家将在姐告,度过三年以来第一个祥和的春节。

其实,瑞丽解除静黙管理后,我就想去瑞丽,想了解心中始终牵挂的瑞丽。对瑞丽,我有着极深的情感。而对瑞丽的最深印象,是疫情防控的三年。我所在的州直单位,赴瑞参与疫情防控,值守姐告江心岛附桥。在姐告的多轮值守中,我切身感受了瑞丽对国家防疫大局的付出与贡献。

瑞丽,如中缅边境线上的璀璨明珠,被誉为“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拥有两个国家级口岸。瑞丽口岸成为中缅两国最大最活跃的陆路口岸,2013年瑞丽被国家确定为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疫情发生后,与缅甸毗邻的瑞丽,边境管控形势严峻复杂,境外疫情输入风险极高。漫长边境线上的防控之难,远甚于内地。在受境外冲击,瑞丽疫情反复的三年,瑞丽人用决心和行动,坚守国门。宁愿再大的苦,也要千方百计,不让边境的疫情,从瑞丽流入内地。三年中,瑞丽实施了严格的边境管控和精细化网格管理。姐告,这个占地仅有1.92平方公里,中国唯一享有“境内关外”政策的边境贸易区,中外人员每天达3万余之众,从口岸到境外的史迪威公路,每天会有数千的车辆,长龙一样排着等候入关。为了守边的责任,姐告的所有商者和居民,举家迁出。在姐告值守的日日夜夜,当我独自行走在除了防疫人员,已经变成空无一人的姐告,我的泪一次次流了下来,我为瑞丽人的付出而感动。

临行前,我打电话联系了瑞丽宣传部的晓梅。听说我要到瑞丽了解恢复通关后的情况。晓梅一下子滔滔不绝,告诉我瑞丽恢复通关后,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云南日报以及全国许多有影响力的媒体,对瑞丽及时做了很多采访报道,国家始终惦记着边境瑞丽。

和瑞丽的许多干部一样,疫情发生后,晓梅被分配负责芒喊村民小组的网格管理,三年中,晓梅和她的同事,忘记了所有节假日,经常一整天一整夜地网格防疫。

“这几天,那些去上海,福建等许多城市打工的村民,大部分回家来过年了,有300多人呢。因为疫情,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 大声讲过后,晓梅的声音一下子哽咽:“这一次,他们可以在家,热热闹闹的过一个久违的春节了。”从晓梅的陈述,我感觉她热爱服务的片区村民,她为已经久久漂泊在外的家人,能回家团聚深深动情。

到达瑞丽后,晓梅等在了市委。她安排让我先去看看疫情解封后的市容,然后随机采访一些商户和居民。

我们一行漫步瑞丽城区。

春节前的阳光,格外和煦明媚。把瑞丽染成了金黄的城市。整个城市,透示着复苏的生机。开业不久的商铺,或嵌着彩虹门,或挂满彩色灯笼,或贴着鲜艳的广告。音乐声,各种广告声此起彼伏。在疫情寒冷的冬季,瑞丽经历了整座城市的关门闭户。而现在,城市的复工复产、复商复市,瑞丽一下子变得艳丽动人。

“玉出瑞丽”。翡翠,一直是瑞丽的灵魂和名片。疫情后,许多一直在瑞丽从事翡翠的商者,流向了外地。面对复市,姐告玉城的各位商户,对玉城商铺重新装修。准备在春节前,举行新的开业仪式。玉城老板江总宣告,将对玉城的5千多个摊位,全部免收租金一年。在瑞丽,活跃着大量从事翡翠的缅甸商人,这种优势,是中国玉石集散地广东揭阳、四会都不具有的。把那些流到全国各地的翡翠商贾,重新引回瑞丽的翡翠天堂,玉城老板们有着满满的信心。

为了让我了解当下的瑞丽,晓梅联系了几位社区书记。引着到社区商铺和居民家走访。

做眼镜生意的老葛,来自美丽城市哈尔滨。曾在海南开店,已在瑞丽打拼多年。疫情的三年,基本没有开门。在困境的极限,最难的时候,老葛一直说服自己不要走。因为舍不下这个景色美、气候好,安宁包容的城市。疫情解封后,老葛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将76岁的老父亲,从哈尔滨太阳岛接到瑞丽安享晚年。一件是将自己儿子的户口,迁到了瑞丽。

“在瑞丽再开几家眼镜店。”是老葛的目标和信心。

瑞丽“汤姆约克”咖啡店店主转兰,年轻时就来瑞丽打拼。在瑞丽的核心地带,已经有了很多房产。疫情三年,转兰开店不超过两个月。天天关着门,对店里的小工,依旧包吃包住,给着工资。除了心疼小工离了店没有去处,更重要的,是转兰对疫后开门始终充满信心。

走进另一个店,是小伙子卫山的广告铺。卫山曾在丽江和家乡保山开过店,七年前来,坚定地选择了瑞丽。疫情无法开业漫长的日子,他没有选择走,而是到社区主动要求做防疫志愿者,每天开着自己的微型车从事义工。

采访这些人,让我意外和感动。我以为,在这座城市,因为疫情的寒冷,他们承受了太多的苦,他们一定会满腹怨责。然而,他们讲述的,只有与这座城市共难的情感。

老葛、转兰、卫山以及其他采访的人,坚持留下来,因为他们感激瑞丽。疫情严峻时,瑞丽的各级党政组织,通过一个个网格,嘘寒问暖,努力解决生存生活问题。他们热爱瑞丽。灾难来临,他们与城市共苦,同呼吸共命运的时候,才认真审视这座城市。瑞丽的美丽,善良和包容,曾吸引了很多的人。“那怕是脚穿着一双拖鞋,沾满尘土的人,来了就是瑞丽人,都会被瑞丽包容和欢迎。”

而在艰难的时候,这些许许多多的人,记住了这座城市的包容和城市曾经给予他们的机遇。

事实上,许多从福建、广东,还有全国各地的商人和打工者,刚踏上瑞丽时,许多人靠摆地摊或做简单的活路谋生,一些人甚至身无分文。多年后,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这里成就了自己的帝王之业。除了智慧和爱拼,更重要的,是这座中缅边境口岸,给予了他们太多的商机。

采访之隙,我到黃大发家相访。黃大发年少时赴缅,在商海的人生中,曾历经滑铁卢之败。后依托姐告口岸,才成功打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如果没有姐告口岸,我们全家永远都翻不了身”。大发兄曾多次这样感叹。大发兄告诉我,儿子必洪已经决定在姐告发展。必洪年少时被送往新加坡和美国加州大学读书。毕业后,先后到过北京,武汉考察发展之地。现在,选择了瑞丽。

夜幕降临。远处,传来了爆竹声,五光十色的礼花腾空而起,一次又一次地照亮了瑞丽。在瑞丽,云集着许多境内外翡翠淘宝者。

疫情严峻时,我曾认为,瑞丽的复苏和复兴,可能要历经漫长的岁月。但是,再次走进瑞丽,才感觉瑞丽已经蓄聚了复兴的强劲动力。而这种力量,是因为有着太多的人,热爱着瑞丽这座城市。


通讯员:夏阳

编发:张雯颖

复审:刘燕

审核:尚兴波  李琪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