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线上绘兴边画卷 星火汇聚护山河无恙

伴随着清晨的霞光,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姐告边境贸易区国门广场上,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在国歌声中冉冉升起,2023年1月8日8时,瑞丽口岸各出入境通道同时打开,出入境旅客有序排队接受边防检查。

1月8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乙类乙管”后,移民管理优化政策措施正式实施,全国陆路口岸(通道)逐步恢复客运通关。当天,作为中国对缅甸贸易最大的陆地口岸,瑞丽口岸全面恢复通关。

瑞丽口岸所在的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位于祖国西南边陲,全州三面与缅甸接壤,国境线狭长,或高山密林、悬崖湍流,或村寨相依、田畴交错。特殊的地理位置、多年来双方边民的深度交往,让德宏这几年成为边境管控的最前沿。

国门重启、烟火升腾,背后离不开这几年里边境线上各方星火汇聚的坚守。

“累吗?”有人问守边人。

“累!”

“为什么还守这么久?”

“身后是家,守住了边便是护住了家!”

巡边路上生死一刻

身前是峭壁,身后是悬崖,屈金鑫脚踩空的那一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可能再也见不到家人了”。紧贴着峭壁、跟在他身后的队友还未反应过来,屈金鑫便一头掉进了悬崖下湍急的大盈江中,消失在打着漩涡的江面上。

水特别深,脚踩不到底,并不精通水性的屈金鑫手脚并用,努力浮出水面。喝了好几口水,很不好受,幸运的是浮在水面上的屈金鑫被冲到了水流平缓处,岸边正好生长着几根斜横到水面的竹子,他努力游向岸边,一把抓住水面上的竹子慢慢爬上了岸,回头一看,自己已经离掉落的地方几十米远了。

谁料,返程时,“咚”的一声,屈金鑫的队友脚一滑,也掉下了十米悬崖下的激流中,最终队友被救上了岸。庆幸的是,这一次屈金鑫与队友两人都没有大碍。巡边路上遭遇生死一刻,而这只是云南畹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芒线分站民警们边境巡逻的日常。

山高林密、地势险峻,属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德宏气候湿热,雨季时,暴雨频繁、蛇虫多现,遭遇危险也成为巡边路上的常事。

图一 杨荣旺挑着物资,带着队员们用人背马驮的方式把生活必需品送上了驻扎点。(受访者供图)

杨荣旺挑着物资,带着队员们用人背马驮的方式把生活必需品送上了驻扎点。受访者供图

深夜12点,大雨倾盆,作为抵边村寨,德宏州陇川县户撒乡坪山村有着4.35公里的国境线,“境外人员可能会借助大雨偷渡入境!”顾不得雨天路滑,村党委书记、村长杨荣旺立马带着坪山村的边境巡逻队队员们前往边境一线巡逻。

林密箐深,山高路陡,大雨中的巡边路泥泞不堪。下坡时车轮突然打滑,车子原地甩尾,大家下车一看,只见车子后轮距离深沟只有一步之遥。“生死就在毫厘之间!”回忆起一年前巡边路上的雨夜一幕,杨荣旺依然心有余悸。

“守住了边便是护住了家”

“不好意思,久等了。”刚忙完的杨荣旺大步走进办公室,一身迷彩服利落又精神。“我没做什么特别的事,都是应该的,可以多写写别人。”听闻采访他,杨荣旺连连摆手,反复强调。

2021年6月,边境偷渡形势日益严峻,与缅甸山水相连的坪山村境内边境线基本都在山区,通道便道多,加强边境巡逻、卡点前置迫在眉睫。

杨荣旺二话不说,带着在村内招募的30余名边境巡逻队队员上了山。从村里到边境线,大部分都是汽车和摩托车走不了的山路,一路上,杨荣旺挑着物资,带着队员们用人背马驮的方式把生活必需品送上了驻扎点。

时间紧、任务重,驻扎的地方选在了几间90年代建设、废弃多年的老营房,营房没有窗、也没有门,屋内还堆满了淤泥和动物粪便。一到驻扎地,队员们便撸起袖子,动手把营房的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同时就地取材,捡柴煮饭,砍竹制成简易竹门窗和饭桌,搭建厕所,三四天后,一个简单的驻扎营地初步建好了。

由于靠近边境,巡逻队需要一名村“两委”班子成员跟随一起值守,但村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杨荣旺处理,怎么办?“我年轻,身体好!”35岁、有着8年党龄的尹常许站了出来,此后他与边境巡逻队的队员们同吃同睡、一起值守,这一待就是一年多。

在巡边一线,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景象:夕阳下,巡边队员在前面走,一群群的蚊子就追着队员们的脑后飞;而到深夜,为了防蛇虫叮咬,即使不下雨,队员们也必须穿着长筒雨鞋在漆黑的丛林灌木里巡逻。虽然条件艰苦,但尹常许和队员们的干劲很足。

算上尹常许,坪山村巡边队共有8名党员,经过申请,巡边队的党员们成立了前哨排临时党支部,党支部的党员活动室选在了驻扎地的一间营房。“这间活动室挺简陋的”,尹常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进活动室,小屋子里空无一物,迎面便看到斑驳的墙壁上贴着一面鲜红的党旗,每当党支部有会议、活动或学习时,巡边队的党员们就把平常吃饭的桌子、凳子抬进活动室内,一起围坐在党旗下开会、学习。

图二 在简陋的党员活动室内,前哨排临时党支部的党员们围坐在党旗下开会、学习。(受访者供图)

在简陋的党员活动室内,前哨排临时党支部的党员们围坐在党旗下开会、学习。受访者供图

在德宏各处的边境村寨和值守卡点,像前哨排这样的临时党支部还有很多。这几年,德宏在守边一线成立了886个临时党组织,把支部建在了卡点、建在网格、建在哨所,划定了2841个党员责任区,设立了1725个党员先锋岗在抵边村(社区)、村(居)民小组,同时选优配强党员中心户1616户,挂联2.4万户抵边群众,把推动党的组织和工作“一张网”覆盖强边固防的各个角落。

几块木板、一个旧钢圈,刚到执勤点时,尹常许和队员们在空闲时间利用废旧材料搭建了篮球架,没有巡逻的时候,队员们就在这个简陋的篮球场挥洒汗水来一场篮球赛。不久后,值守点拉了网线,新修了车路,队员们的执勤生活条件改善了许多。

夜晚,值守点的山风有些凉,没有巡逻的队员们围坐在篝火旁,闪动的火光映照在脸上。“累吗?”有人问。“累!”“但身后是家,守住了边便是护住了家。”队员们的目光里透着坚毅。

“我们都是守边人”

沿着宽敞的主干道走进德宏州芒市芒海镇赖南村赖南一组,道路两旁红瓦黄墙的傣家民居错落有致,鲜红的国旗在门头迎风招展,村内墙面随处可见色彩斑斓的彩绘,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绿树成荫,一幅乡村美景图在眼前徐徐展开。

紧邻中缅边境的赖南一组是个傣族和景颇族聚居村,有着47户人家。“这几年里,村里新修了水泥路,家家住上了新房,原本脏乱的环境也变得干净整洁,村头还修了公用的停车场、观景台、民族团结文化长廊、党员活动室……”一说起村里的新变化,村小组党支部书记赵明青的话就停不下来。

图三 在赖南村赖南一组村头,建起了党务陈列室等公共活动场所。(人民网 刘怡摄)

在赖南村赖南一组村头,建起了党务陈列室等公共活动场所。人民网 刘怡摄

在脱贫攻坚及现代化边境小康村建设中,赖南一组的基础设施和人居环境持续得到提升。村寨美了,如何带领村民致富成为兴边富民的关键。

根据当地土壤气候条件,村里引入合作社种植朝天椒,大力推广辣椒种植。村民们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既能到合作社打工,也能学技术自己种。

除基础设施等“硬件”升级外,建设现代化边境小康村,乡村治理等“软件”提升也不可少。根据《德宏州关于党建引领边境村网格化管理工作方案》,寨子进行了网格化管理,成立了村庄管理小组,划分了网格区域,还制定了网格员责任清单,同时制定措施,鼓励村民参与进寨子环境卫生维护、文明道德素质提升等工作中。“现在每家都自发地参与进寨子的建设中,我们发展好寨子,也就是守好边疆!”看着眼前的干净美丽的村寨,赵明青的话语中满是自豪。

赖南一组正是云南数百个沿边村寨向着现代化边境小康村建设大步前进的缩影。2021年11月,云南全面启动现代化边境小康村建设,计划用3年时间,将374个沿边行政村(社区)建成基础牢、产业兴、环境美、生活好、边疆稳、党建强的现代化边境小康村。这些年来,德宏州全力开展57个边境小康村规划建设,一个个沿边村寨蜕变成蝶,青山变“金山”,边民更富裕。

2023年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沿边城镇带和兴边富民行动中心城镇建设,提升产业人口集聚能力。未来,连绵群山间,一座座产业兴、边民富的美丽村寨将如繁星般闪耀在祖国西南蜿蜒曲折的边境线上,点点相望,遥相呼应。

边关美、边民富,边疆稳,星火汇聚下,各方合力按下兴边富民的“快进键”,奋力谱写出祖国南疆繁荣稳定的新篇章。

来源:人民日报

推送:邓斯予

复审:刘燕

审核:尚兴波  李琪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