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江》杂志--谁将一春分两半

“秋水盈盈魂梦远,春云漠漠音期消”,又到了我们相约的时刻,让我们如期走进《瑞丽江》,带你走进“夏花芊芊相似长”,伴你用花枝招展的心,把墨守成规的日子过得风声水起,依着生命的暖阳,如夏花灿烂,一庭芳草。

今天,我们将向你推荐的是我们本土作家袁习渊的作品《谁将一春分两半》。

点击上方

收听音频

二月春风似剪刀,一剪刀下去,一半在此岸,一半在彼岸。

此岸是农田瓦舍。沃野千里,瓜秧纵横,豆藤婆娑,吹面不寒杨柳风。从此,每一缕春光中,都拔节着耕耘者的希望,挥洒着耕耘者的汗水,凝聚着耕耘者的智慧。

彼岸是牧场栅栏。芳草千顷,牛儿哞哞,羊儿咩咩,草长莺飞二月天。每一天里,都有牧羊人牛羊满圈,膘肥马壮的希翼,还有鸣响牧鞭的轻快,回荡在草地上牧歌的悠扬,或高亢,或低徊。

此岸与彼岸之间,有河横亘。河面宽阔,水流湍急。桥梁可架,舟楫可造,因为,农人需要肉食,牧人需要粮食。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太阳东升西落,是一把剪刀,把地球,一剪为南北。

南半球正是春分时节,北半球却正值秋分。南山红日,北溟皓月。你在北半球的春分季大雪纷飞,我在南半球的秋分季艳阳高照。南山南,南山人稀,南山路阙。北山北,北山情薄,北山义绝。北溟有鱼,北溟有鲲,北溟有鹏。鱼藏尺素,鹏举秋风。极北,极南,有虹横贯南北,风兮,雨兮,云兮,雾兮,光明从太清袅袅而来,化为七彩。形如新月,艳若霓裳羽衣。春分,秋分,分分在眼。

十年生死两茫茫。生,是一把剪刀;死亡,何尝不是另一把剪刀?

 想起刘德华在《开讲了》和粉丝的一段对话。

"我是从哪里出来的?"

"从你妈妈的肚子里"

"不对,是从爸爸那里"

众人大笑,刘亦大笑。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呱呱坠地,手起刀落,剪断脐带,你我成为从生物意义上独立于母亲的生命个体。

但对母亲的依赖,刚刚开始。

饿了,你哭。

母亲把乳头塞进你嘴里,就算吸干了,吸变形了,也不会推你。就算众目睽睽之下,也会毫不犹豫,轻解罗衫,哪顾得周遭那些个,长长短短,轻轻重重的目光。

冷了,你哭。

母亲给你穿上新衣,母亲把你放进被窝,母亲为你烧火取暖。

累了,烦了,苦了,无聊了,你的每一秒的感受都是母亲心里的音符,起起伏伏,谱出的,都是牵肠挂肚的九曲回肠呵。

你长大了,上学了,工作了,恋爱了,成家了,从母亲的身边飞走了。千山万水,阻挡得了母亲想你盼你念你的目光,却挡不住,母亲爱你疼你的心。时光荏苒,你正顶天立地,母亲却驼了腰身,白了两鬓。你大阔步向前,健步如飞,怕错过了机会怕错过了升职怕错过了涨薪甚至怕错过了一次旅游怕错过了一次聚会,唯一没想过,怕错过你身后那双深情的双眼。她百病缠身,她每况愈下,却依然鼓励你,要飞得更高,也叮嘱你,不要飞得太累。

你偶尔一次回家,成了她最盛大的节日。洒扫房间,换上新衣,包饺子,煮汤圆,煨香肠,炖腊肉,磨豆花拌酸菜,你低头猛吃,口中嘀咕:“别拣了,碗都堆不下啦 !“,一抬头,看见母亲目光,明亮如灯,温盈如水,将你轻轻笼罩。

你第一次离家,她千叮万嘱。

你最后一次离家,她煮好你一家三口一周都吃不完的鸡蛋,站在窗前,一边擦着止不住的鼻血,一边忍住泪水,转过头说,天亮了,路灯都熄了。

此时,母亲已是病入膏肓。

疾病,衰老,死亡,何尝不是一把剪刀?生生将骨肉,血脉,同胞,亲情,一分为二。

一半在此,依旧春暖花开,依旧草长莺飞,依旧清明谷雨。只是,在某些夜晚,某些时节,某些地方,那些关于母亲的记忆,会层层打开,纵使泪不轻弹,语不言殇,却依然濡湿衣襟。

一半在彼,如果您还在,多好。

唯愿一生善行,修得天下母亲,此岸,幸福安康,彼岸,温暖天堂……


文:袁习渊  图:黄奇    

配音:郭军

编发:张丽婷

复审:孙宏伟

审核:丰应   黄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