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江》杂志--独树成林


“秋水盈盈魂梦远,春云漠漠音期消”,又到了我们相约的时刻,让我们如期走进《瑞丽江》,带你走进“夏花芊芊相似长”,伴你用花枝招展的心,把墨守成规的日子过得风声水起,依着生命的暖阳,如夏花灿烂,一庭芳草。

今天,我们将向你推荐的是作家戴荣里的作品《独树成林》。



击下方收听音频


《独树成林》

人长期生活在习惯的环境中,就如井底之蛙一样肤浅。不会相信天下会有黑天鹅,也不会相信木瓜花是红色的,更不会相信木瓜树会长满了刺。在北方,老人们常常告诫孩子们,独木不能成林,本意是不错的,意味一个人要团结第一,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朋友多了路好走。信息封闭的时代,这样的经验传递百年而不衰;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打破了人的认知,科技革命冲击着人们的经验感觉。历史不再像历史,现实也在被现实冲垮,未来在不断被未来构建着。在这样的一个时刻,我来到瑞丽。迥然有别北方的山水,改变着我的传统认知。

譬如,独木难成林就被瑞丽的 " 独树成林 " 所打破。 那是一棵瑞丽常见的榕树。就是一棵植根于大地的榕树。它的主干矗立在那里,平静而优雅,如陈年的化石,诉说着不尽的沧桑。树的主干伸向四方, 搭成层层叠叠的华盖;而在树的枝条延伸处,垂下许多条气根,气根一个猛子扎入大地,如去土地里寻宝的穿山甲。这些气根由小变大,由细变粗,由弱变强,由一个变成多个,由一束变成一排,由一个战士变成一支队伍,它们簇拥着主干,成了大榕树的兄弟或者儿女,依偎着大树,唱着一个家族的歌谣。我 在榕树下站立,几次被这种精神冲撞着,内心响起哭喊的声音,我听到黄河的咆哮,我看到远古的刀耕火种,我甚至感觉到一个民族从时空中破壁而出。它们构成一棵树的宣言,它们让一棵树完成了自己最完美的精神修炼,在众多树之中,它们沉默了多年,经受着风风雨雨,对脚下的这片土地不离不弃,爱的深沉。我在树下,沿着一根根气根抚摸过去,它们没有怨言,根根挺立如柱, 个个精神抖擞。我数了一根又一根,每一根形似而神不似,每一根都在簇拥着 大树,护卫着大树,犹如孩子护卫着母亲。我移步到大榕树的主干跟前,仰望 粗壮旺盛的主干,对它充满了敬仰。这棵大榕树,在这块土地上已经生活了成 百上千年,它看惯了芸芸众生的生与死,它领略到与大地相依相存的真谛,它靠自己延伸出的灵魂之手抓住大地的温情,在仰望中俯瞰,在沉思中寄情于深远。这棵榕树始终相信自己,用自己的无数只手,以与大地的爱情之魂,走过涅槃之路,塑就了一座精神丰碑。

沙漠上的胡杨号称能活一千年,纵使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还能一千年不 腐。而瑞丽的榕树独木成林不过是其外在形式,而构成其长盛不衰的魅力在于, 它有孜孜以求的内生动力,它让自己日渐强大,手与手相连,脉与脉相继,砍掉一只手,还有万千条气根深入大地;无数只手,顽强、坚韧、挺拔、静默成 一位位精神护卫者。这样的树,会永远活着!我在大榕树下颤动着,我听到一 个巨大生命的呐喊,这是与大地互为同盟者的呐喊,也是一位自爱、自强、自 信者的呐喊。它永远不会死去——一股股电流般的感觉涌动到我的全身。

这是瑞丽一棵具有纪念意义的大榕树。而在瑞丽的每一个村寨,几乎都有大大小小的这样的榕树,它们把根扎下大地,与大地的心脏对接;它们是大地的儿女,顽强地在大地上支撑起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也支撑起属于人类的绿荫。正是因为这样的执着,我相信它们的生命永远不会衰竭,倘若不是人类刻意的破坏它们,这些榕树将会越过一代又一代苟活的人类,永远地存活下去。 理论上,它们拥有无数只与大地相连的手臂,就像安泰碰触大地获得永恒的力气一样,又像植根于民众的那些灵魂一样,它们拥有不衰的滋养的力量。

独树成林,在瑞丽是一个现实,也是一个神话。



文:戴荣里  图:黄奇    配音:金润

编发:张丽婷

复审:李琪霞

审核:丰应   黄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