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江》杂志--风吹坡

“秋水盈盈魂梦远,春云漠漠音期消”,又到了我们相约的时刻,让我们如期走进《瑞丽江》,带你走进“夏花芊芊相似长”,伴你用花枝招展的心,把墨守成规的日子过得风声水起,依着生命的暖阳,如夏花灿烂,一庭芳草。

今天,我们将向你推荐的是德宏本土作家李小暖的作品风吹坡

点击下方收听音频

风吹坡,这名字文艺。

四十余户人家的村庄处于青山腹部。

去这个快被我遗忘的村庄,源于这个村庄的村里村外都长了一种叫白露花的树木。六年前的风吹坡,我见过。有很多很多的白露花树,三、四月间,白白的花儿争先恐后的开在房前屋后和草坡山林。

微信朋友圈的各种花让一个又一个的村庄占据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成为人们周末和节假日休闲娱乐的首选地,带动了一个又一个地方的成名。沉寂多年的风吹坡再不甘寂寞,年轻人的眼睛齐刷刷的望向满山的白露花树,寄希望于白露花儿,希望通过自发组织白露花节活动为贵人引路进村,以此为村庄谋福利。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将村庄和白露花一起搬上微信公众平台。解心语的白露花树萌动了,她们让骨朵儿披着粉白色亦或白紫色的春装,鼓足了劲的招摇。我之所以用招摇二字,实在是这个被大自然花香四溢着的村庄,除了管辖它的行政区以及周边的村庄,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人怕出名树怕招风,这句话从来不适合这个村庄,它们要的,与此相反。

这是云南滇西地区一个寂寞的村庄。宽阔的进村公路,由整齐石块铺就。整齐石块是一种经济实惠的铺路石,相较于柏油路而言,它易维修且费用稍低,成为乡村公路首选的筑路材料。从晨曦至夜间,一辆辆的家庭私车、大货车穿梭来往,摩托车是这条公路数不胜数的过客。从芒市出发,沿途的公路两侧,售卖钢筋、瓷砖、饮食、牲畜饲料的商店如雨后春笋,杳然的冒出来,列兵的阵势般一字排开。未被建筑遮挡的,春来是绿黄相间的庄稼;夏来是绿油油的稻田;秋季,便是金灿灿的稻谷飘香;冬至,收割结束,那一汪汪清粼粼的水,遍布田野,白鹭悠闲的飞来,觅食、嬉戏、追逐,这一方天地,自有它傲人的资本,清朗的展示着乡村优越的生态环境。

这个季节,一种叫做白露花的植物已经满树百花,已经绽放的白白的小花儿开满山坡,从开始的一两朵,一枝枝,到一簇簇,一整树,尽管它努力向人们报告着春天来临的信息……仍然少有人来到这一方天空。太寂寞了,寂寞得村民们还在泥泞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小孩见到陌生人进村立马羞赧的挠挠头跑回屋里躲起来,又被本能的好奇心驱使着,用一双明净的大眼睛透过稀疏的门缝往外张望。时值午后两点,我们在太阳光最浓烈的时间到达村庄上寨,兴许村民们都下田种地去了吧,我们只看到村庄最大的两棵榕树旁,一个村民站在树荫下向我们来的方向张望。待走近了一些,同事扯了一下我手臂的衣服欣喜的叫道,“那两棵树,啊呀,太漂亮了,我们去那拍照。”跟着她爬上一个土坎,近视眼的我才看清楚,那个村民站的地方,浓郁茂盛的两棵榕树的根径基本上是裸在风中的,根须宛如瀑布从高处流淌而下。这确实是个美照的背景。我们站在由推土机耕耘出的新空地上,这块人类用机器刚平整出来的空地上,已铺上薄薄的一层落叶。抬头看,两棵榕树的枝叶长在制高点上,只有它们的根须紧紧的缠绕在一起距我们很近,我分辩不出哪一条根须是哪一棵树的,它们实在是抱得太紧太紧,能不抱紧吗?我们所站立的地方原是它们根须底部所处的位置,人类家园的建设将它们拦膝截断,使它们的腿裸露在风中,在相机里成为背景。我想,树一定痛了,痛得它们唯有紧紧相拥挺直树干蹿得更高才能立于世间。

黄色的、绿色的两台推土机仍然在工作。一大块平整的空地即将生产出来,风一吹,黄土飞扬,呛得我们捂鼻咪眼。为了远离这片飞扬的尘埃,索性沿着新开发的小路往山坡走,山顶处是一大片白露花的世界,花开在山林中,山林下有一片平整过的黄士地块,据说这就是正在建设中的停车场。空气中飘荡着白露花的甘香。女同事早已跑到林中的白露花树下,白露花柔软的枝条垂下来在她的肩头舒展着身子,风吹得一树白花灵动起来,或东,或西,或左,或右,在同事身旁微笑着翩翩起舞,花舞中,我用手机为她们共同留下了这美丽的瞬间。这瞬间的定格,花颜纷呈。花颜纷呈,能让一个寂寞村庄的日子向着希望中的样子,红红火火起来吗?

作者简介

李小暖,女,原名李红卫,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创作班学员,芒市作协副主席。

文:李小暖  图:黄奇  

配音/编发:张丽婷

复审:李琪霞

审核:丰应   黄奇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