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日记】驻村就要多为村民办实事

2019年3月14日,受组织的委派,我离开市场监管局从事了20多年的工作岗位,来到了陌生的户育乡弄贤村担任脱贫攻坚工作驻村第一书记、队长。

带着对扶贫工作的问题,我迅速熟悉了业务知识,熟悉了村委会的工作环境,了解了村情、贫情。一年多来,我带领工作队的队员们配合村委会及乡政府开展了许许多多的帮扶工作,六个自然村到处留下了我的忙碌充实的脚步,同时也发生了许许多多难忘的故事……

故事 · 卖柚子

2019年的金秋九月,明寨的柚子丰收了,家家户户在忙着卖柚子,一袋150元(10个),一亩柚子地大概能产140袋—160袋,能收入2万多元。卖了柚子的卡户和非卡户都都喜笑颜开,明寨洋溢着中秋节前的喜庆。

此时,市场监管局金宏局长接到了挂钩建档立卡户王春珍打来的电话。

49岁的王春珍是明寨29户建档立卡户之一,离异的她患有轻度精神残疾。靠打工维持生计的王春珍家里种有一亩柚子,由于打工忙加上身体的原因,果园疏于管理,柚子套上了袋子,虽然果形好看,不被虫咬,但口感不好,不好卖。

困难之下,王春珍求助了金局长,金局长将此事告知了我,我在得知此事后立即寻找到了销路。

装好了二十袋柚子,与王春珍一起将柚子送到了帮忙买下柚子的广告公司。当购买柚子的钱2200元转到了王春珍的手机上时,王春珍脸上的愁云不见了,但眼圈却红了起来,眼睛湿润了……


故事 · 学生李半香的笑容

李半香是广亢的建档立卡户李勒堵的女儿,他因二婚离异产生家庭纠纷,精神上受到了刺激,生活自理困难,工业园区的工作也干不了了。

今年上初一的李半香,马上要开学了,生活费成了大问题。我和村挂钩干部、工作队员吴建一起来到了广亢老寨子李勒堵80岁多岁老母亲的家看孩子。因李勒堵精神不正常,孩子不愿意与他在新寨的家居住,于几个月前搬过来与奶奶居住,一个14岁的孩子除了学习外还要照顾80多岁的老奶奶,自父亲病了后,生活几乎断了来源。

知道此事后,我和吴建立刻向乡领导及挂钩单位市工业园区进行了汇报,根据乡上领导的安排,我们带着李勒堵来到了乡卫生院进行了全面体检,在排除了身体有器质病变后,给李勒堵开了抗抑郁的药物,将病情稳住,随时观察病情的发展,同时与畹町精神医院进行了联系,只要病情恶化,马上可以将其送过去。这时,工业园区也传来了好消息,园区向企业为孩子筹到了6000元的生活费,解决了燃眉之急。

工作队也向浙江商会和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请求帮助,浙江商会答应将李半香纳入浙江商会资助的学生,孩子从现在到大学都由浙江商会进行生活资助,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当我们工作队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半香时,李半香的脸上露出了原本一个孩子应该有的童真笑容。

故事 · 注册“朵牛山”蜂蜜商标

明寨老书记明其厚养蜂多年,并成立了“明寨养蜂专业合作社”。目前,合作社有会员12户,其中建档立卡户养蜂户有2户。合作社一年能产出2吨优质野生蜂蜜,产量上来了,销路也打开了,切实给卡户和非卡户带来了不少的收入。随着生意的升级,购买者往往都会问老书记怎么没有蜂蜜的牌子?

有一天市场监管局的干部魏森来老书记家买蜂蜜,老书记向魏林询问起了牌子的事,魏林笑了起来:“李兵队长就是干商标工作的,你怎么不找他帮忙?”于是,老书记拿了样品到工作队找到了我,我认真征求了他的意见,决定用他们养蜂的山名“朵牛山”为申报商标,并委托省商标事务所到国家知识产权局进行了查询。“朵牛山”商标没有相同相近似的商标,可以申报,但代理费用为1500元。如何减轻他们的负担,于是我与省商标事务所说明了这是扶贫村寨时报的注册的商标,请给予优惠。最后省商标事务所答应只收600元的代理费(国家知识产权局收费300元)。老书记一听说要收600元的费用,眼里放出了一不解的目光:“还要收费?”,注册商标收费是国家的规定,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代理费是企业收取的,但企业也不可能贴钱到北京去帮你办吧?于是我与队员商量,不如我们每人买几瓶蜂蜜吧,这费用我们出。买了蜂蜜,注册商标的材料费用也缴了,老书记反应过来这事的时候,睁大大了眼睛望着我们,声音也变得沙哑了,连连道谢。我们工作队员却会心的笑了:“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吧!”

一年多的驻村脱贫攻坚工作,这样的帮扶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我有幸参加了这场伟大的脱贫攻坚战役,为中国实现小康梦贡献了自己一份力量感而到自豪。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粒沙可以凝聚成塔底的基石,正是因为全国有了260万驻村工作队员不懈努力和无私奉献,才取得了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工作的全面胜利。今后,我们会再接再厉,为建设美丽乡村做出新的贡献。


作者:户育弄贤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 队长 李兵

推送:项雨华

复审:孙宏伟

审核:丰应  李琪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