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节特别策划】独家照片讲述张桂梅芳华故事


17岁的张桂梅(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新华网昆明3月8日电(刘云 邢苏蓉)今年2月25日,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张桂梅获“全国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来临之际,让我们翻开张桂梅的时光相册,一睹她美丽的青春年华。

1987年,张桂梅在中甸(现香格里拉市)(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1989年,张桂梅在丽江教育学院(现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读书(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1974年,17岁的张桂梅跟随姐姐从家乡黑龙江来到云南支援边疆建设,那时的她青春洋溢、笑靥如花。1975年,张桂梅参加工作。1984年,张桂梅前往中甸(现香格里拉市)林业局子弟学校教书,从此开始了她的教育事业。工作期间,张桂梅参加了高考,1988年,张桂梅开始在丽江教育学院(现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读书,毕业后,张桂梅前往大理教书。1996年,张桂梅从大理调到丽江华坪,先后在中心中学、民族中学担任老师。

1990年,张桂梅在丽江黑龙潭游玩(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1992年,张桂梅在大理洱海游玩(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1995年,张桂梅在大理蝴蝶泉边带领学生跳舞(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1995年,张桂梅在大理喜洲一中任教,和学生在一起合影(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2001年,张桂梅开始担任华坪县儿童福利院院长,她不仅要关注每个孩子的心理状况,还要照顾到每个孩子的身体健康,自己的身体又不好,常常是福利院和医院来回跑。那段时间,张桂梅还在学校任教,学校的工作也不能落下,于是她就带着四五个孩子去上课,有的孩子太小,还不能走路,就只能背着,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都亲切地叫她“妈妈”。


1998年,张桂梅在华坪民中任教,当时她刚做完第二次手术(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2002年,张桂梅在华坪县儿童福利院照顾孩子们吃饭(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2003年,张桂梅在华坪县新庄乡良马村完小与孤儿们合影(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2009年春节,张桂梅带华坪县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爬山(资料图)。新华网发(华坪县融媒体中心 供图)

  2008年9月,张桂梅创办的丽江市华坪女子高级中学正式开学,自此,她过上了在儿童福利院与华坪女高之间两点一线与孩子们相伴的生活。每天晚上六点多她会从华坪女高前往儿童福利院,多年来从未落下一天。


2019年10月15日,盯完学生们课间操后的张桂梅回到办公室吸氧、吃早餐、吃药。新华网 丁凝 摄

  教室、操场、教学楼、学生宿舍……在华坪女高的校园里,随处可见张桂梅的身影。

2019年10月16日,张桂梅和孩子们在宿舍里交谈。新华网 李宁 摄

2019年10月17日,张桂梅在打理花草。新华网 丁凝 摄

  每天凌晨5点,她都会到教学楼前,开门、亮灯、检查学生上课情况……遇到工作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她就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眯一会儿。孩子们下晚自习后,她一层一层巡查教学楼,确认没有安全隐患后才来到学生宿舍,查看孩子们的情况。常常到了深夜,她还在埋头工作。

2020年10月5日,张桂梅在华坪县船房乡家访。新华网发(罗刚 摄)

2020年12月1日,张桂梅在教室里检查学生上课情况。 新华社 陈欣波 摄

2020年12月16日,张桂梅在学校和学生谈心。新华网发(王秀丽 摄)

  每当寒、暑假时,张桂梅始终坚持家访,前往学生们的家中了解情况,帮助解决他们的家庭困难,不让孩子们因为家庭原因放弃学业。自华坪女高成立以来,张桂梅已累计到1550多名学生家里进行家访,足迹遍布丽江市一区四县,行程11万多公里。虽然身患10余种疾病,但她总说:“10多年了,这个传统不能断!我习惯了,能坚持!”

2021年1月1日,华坪女子高级中学举行红歌赛,张桂梅和学生们在一起。新华网发(王秀丽 摄)

2021年2月6日,张桂梅在华坪县荣将镇宏地村家访。新华网发(王秀丽 摄)

  10多年来,华坪女高先后有1800余名女孩考上大学,走出大山。

2021年2月9日,张桂梅前往华坪热水塘家访。新华网发(王秀丽 摄)

2021年2月15日,张桂梅在丽江市永胜县家访。新华网发(王秀丽 摄)

2021年3月3日,张桂梅正在和孩子们一起唱《红梅赞》。新华网发(李聪 摄)

  张桂梅的故事,如同春日的乐章,孕育着无穷的力量。

来源:新华网

推送:张丽婷  

复审:刘燕

审核:岳三旺    李琪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