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黑老大逼走镇党委书记!辞职后,他联系到了全国扫黑办……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

——“徐氏家族的‘黑财’沾满了血腥。在暴力讨债过程中,有的被害人被挑断了脚筋,有人被逼自己砍断手指,还有人被非法拘禁、坠车后遭碾压死亡。”【徐长元案】

——“他当时非常非常嚣张,甚至还放话出来威胁,说我们的中国警察再对他紧盯不放,他在阿根廷随时可以雇佣枪手来把我们给干掉。”【郑祖强案】

——“文烈宏对我非法拘禁长达一年之久,每天折磨我,给他去到处筹钱,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曾经也是很绝望,认为没有希望了,也多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文烈宏案】

……

黑恶不除,民不安,国不宁!

2018年1月,一场为期三年、集党和国家之力、动员全社会参与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雷霆万钧之势在全国展开。各地区、各部门动若风发,扫黑风暴席卷全国。

想了解涉黑恶案件的侦办始末吗?想了解打伞破网的全经过吗?想一睹专项斗争的台前幕后吗?

由全国扫黑办牵头,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将于3月26日至31日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22:30首播、新闻频道13点档重播,央视新闻客户端19:30全网首播。

该片共6集,分别为《战略决断》《依法重击》《打伞破网》《治乱清源》《督导利剑》《长治久安》,既展现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波澜壮阔的全景,同时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究竟有哪些精彩内容,先跟着长安君一睹为快——

黑老大逼走镇党委书记

在山西柳林,谁挡了陈鸿志的财路,就有“保安队”出手伤人——

2007年,邓家洼村村民邓抵树,因为不同意陈鸿志承包本村煤矿,被陈鸿志的“保安队”入户围打,“被打得什么也不晓得”,造成全身七处骨折,落下了终身残疾。

“他的观点就是,我先打你,然后我给你钱,但是我还要打你,我再给你钱。”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乔亚民介绍道。

暴力开路、打字当头、赔偿了事!陈鸿志以此为路径,先后拿下了柳林多座村办煤矿的承包经营权,一跃成为拥有资产上百亿的“柳林首富”。

2009年,一路巧取豪夺的陈鸿志正式组建了山西凌志集团,拥有了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五星级酒店等一大批产业。完成扩张与积累的陈鸿志,还披上了合法经商的外衣,不但被评为“山西省优秀企业家”,还当上了柳林县人大代表。

“他想插手一些基层干部人事的任免,在我乡镇换届的时候,他就想把一个副书记直接上位弄成个人大主席。”时任柳林县薛村镇党委书记的陈秋平忆起往事,历历在目。

最终,在陈鸿志的威逼之下,陈秋平最终选择了辞职。“黑老大逼走镇党委书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这样真实地发生了。

“原则性的问题上是寸步不让,我等待这个合适的时机,所以在2018年全国扫黑除恶开始以后,我就第一时间通过全国扫黑办,实名地举报了他涉黑犯罪的事实。”

2018年6月,全国扫黑办建立落实重大涉黑案件挂牌督办制度,陈鸿志涉黑案被列为挂牌督办案件。经查明,陈鸿志涉黑组织成员近80人,犯罪案件多达91起,共涉及18个罪名,其中故意伤害6起,致1人死亡。

2019年11月5日,历经近16个月的查办突破,陈鸿志涉黑案终于迎来了宣判的一刻——

“被告人陈鸿志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

河清海晏,天朗气清。三年来,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了包括陈鸿志涉黑案在内的111起重大涉黑案件,以前所未有的力度确保专项斗争沿着战略方向从强大声势向压倒性态势持续挺进。

图片


“现金王”视财如命,但有一项开销却不惜重金

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有一座占地近30亩的别墅大院格外显眼,大院的主人叫文烈宏。

当地的村民说,文烈宏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贩鱼农民,从“文三伢子”变成身家十几亿的“文三爷”,他走的是黑道,发的是黑财。

“他的房子里面储备了大量的现金。他自己号称,在长沙(晚上)12点钟以后到上班之前能够调动一个亿以上资金的,他是第一人,所以他有长沙的‘现金王’之称。”

号称“现金王”的文烈宏视财如命,但有一项开销20多年来他一直不惜重金,那就是结交公职人员,这是因为他的生财之道离开“保护伞”就寸步难行。

乐根成,湖南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2007年,他陷进了文烈宏的“杀猪局”,还完本金之后又支付了9000多万元的利息,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1100万元。从此,乐根成每天都要面对文烈宏手下马仔的疯狂逼债。

走投无路的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文烈宏。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时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竟然会公然包庇文烈宏。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走出公安厅大门,文烈宏的马仔一拥而上,把他挟持到了附近的酒店,乐根成被非法拘禁。

原来,在文烈宏的黑色大网中,周符波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两人相识于赌场、利益勾结于赌债,“黑伞”庇护之下,黑手敛财不止。

权力在周符波的手中变为“黑伞”,黑恶势力也从胆大妄为变成为所欲为。只有打掉隐藏在政法队伍内部的“伞”与“网”,才能磨亮扫黑利剑,斩断黑恶之根——

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

执法者自身不能置身于党纪国法之外,政法干部只有自身率先做到忠诚、干净、担当,才能真正承担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扫黑除恶的重任。专项斗争开展三年来,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89742起,立案处理115913人。

图片


“谁敢不出让,就对谁出手”

“我在渔棚里面,他几个马仔拿着几把大长刀,然后我跳到鱼塘里,还要追下去砍,还要挖我的眼睛!”

谢维平口中的“他”,是广东省汕头市新溪镇西南村原村党支部书记谢培忠。早在上世纪90年代,谢培忠纠集同村宗族势力把集体用地划为了自家的海滨泳场。为了扩建泳场,他逼迫同村渔民出让自己的鱼塘,“谁敢不出让,就对谁出手”。

通过垄断当地工程项目,利用海上走私牟取暴利,以黑护商、以商养黑,谢培忠涉黑组织非法获利累计1亿多元。他自以为可以一直靠海吃海、横行无阻,但一场扫黑风暴将谢培忠吹向了末路。

“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

“行动开始!”

在这场针对谢培忠涉黑组织的抓捕行动中,共抓获61名涉案人员,查封冻结存款、房产等资产超过1.3亿元,缴获64式手枪一支、子弹39发,盘踞西南村20多年的谢培忠涉黑组织被一举清除。


图片


“百姓对黑恶势力深恶痛绝,但由于黑恶之徒的威逼恐吓和‘保护伞’的庇护纵容,造成多年来一些群众对黑恶之害敢怒不敢言。”

零容忍、出重拳、下重手!随着扫黑除恶风暴席卷全国大江南北,一批又一批为害一方、为患多年、欺压残害群众的黑恶势力被连根拔起。这是对人民的庄严承诺,也是对公平正义的铿锵宣言。

……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推送:张丽婷

复审:李琪霞

审核:岳三旺   李琪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