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江· 爱在瑞丽》“抗疫”半月谈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市各族人民众志成城、携手共战疫情,守护最美瑞丽家园。

值此瑞丽抗疫关键时刻,瑞丽市委宣传部、瑞丽市文联、市融媒体中心、市作家协会、市摄影家协会共同推出《瑞丽江》新媒体栏目《瑞丽江·爱在瑞丽》,展示广大文艺家在瑞丽抗疫期间所感所思,用笔尖散发战疫光芒,树立坚定的信念,传递爱和力量,用文学力量为瑞丽加油!

                                                                               “抗疫”半月谈

                                                                                              --作者  穆丽花

我好像还没从3月30日那场宿醉中醒来,浑浑噩噩就过了小半月。30日上午9点半姐全面封闭,车辆人员不许进出。让每天都要进出姐告配送生鲜蔬菜的我们几乎乱了阵脚,几经辗转,取得了绿色通行证,也因为这张证,我好像身陷这场疫情之中,又好像完全抽离。


当我的电话被同学以“配送公司可接大宗物资采购”的信息公布出去之后,堪比抢购热线。那感觉,大概是:“我一下子火了”!


“喂!你好!你们可以进出姐告吗?”

“你好!是的!”

“我已经三天没换洗衣服了,可以帮我带过来么?我下午叫家人送来!”

“呃……”

我盘算着:只有一个驾驶员可以进出姐告,送完食堂的蔬菜,还要去50多公里外的班岭给守边卡点送生活补给, 时间紧急,究竟要不要答应,我还没算出个结果来,只听电话那头继续:

“我给你一百块,你帮我送来!”

我一口气拉不上来,握着电话的手紧了一下,顿在那里,深深叹了口气,略带几分怒意说道“我不收你的钱,加我微信,我给你公司定位,你让家人把东西带来,你也给我个收货地址的定位。”

“好!”哥们儿回答的爽快。

次日,我一直期待着那哥们儿的一句“谢谢”。到晚上八点,一直翻着手机,除了很多陌生人的好友验证外,那哥们儿杳无音讯。我赌气发问“你的衣服收到了么?”哥们儿官方地回了句“谢谢,到了”。我炸了,把手机丢在一边,生起了闷气。

微信图片_20210424175508.jpg

电话响起,铃声还是那首我喜欢的英文歌,可这两天下来,真叫人烦躁。一看是陌生电话,捏着鼻子,还是接了起来,礼貌地说了声“喂,你好!”,对方自报家门“我是卖尿不湿的,我的客户在姐告联络我,听说你这里可以配送,你……”我心想:又来?于是打断“我没有义务帮你送尿不湿,我们公司做生鲜配送,是要保障姐告“抗疫”一线人员食堂!”“你的意思是要收费?”对面反问。“不是!我只是告诉你,我没有义务帮你送尿不湿!”我吼了起了,对方似乎被搞得一头雾水,弱弱地说了一句“我客户的小孩没尿不湿了……”尿不湿,尿不湿,尿不湿……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很生气,可是我不能拒绝。“你送过来给我吧,明天顺带帮你送到客户手上”,我说。声音明显低了八度。

挂了电话,我走到张工身边,看他还在报片区网格人员信息,我呆了几秒,说了句:我一点儿也不高尚!张工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着继续做他的表格。我悻悻地走开,手机短信响起,内容显示“两个莲花白,一斤猪肉,五斤土豆,一瓶酱油,半斤小葱,请帮我送到姐告来,算一算多少钱”。我看着发亮的屏幕,像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许久,又看着手机屏幕暗了下去。张工走进来,我叨叨不停抱怨起来,临了,他说:不影响我们的配送工作,也不占用配送员太多时间的前提下,能帮就帮吧。至于别人的那句“谢谢”不那么重要吧。后来,我回复了那条短信,告诉他我们人手不足,请他联系超市,并附了超市的联系方式。

之后的几天里,我换了三次手机铃声,借着下客户的零食订单顺便给你家中的少年和闺蜜老苏的儿子买了些零食,利用工作之便顺路将“零食大礼包”送到闺蜜家小区门口。看吧!我还是有私心。想到老苏的两个儿子看到零食一定很开心,我哼起了小曲。回公司途中,有人打电话来询问一吨土豆和西红柿的价格,我反复确定了数量,说实话,“一吨土豆和西红柿”“真的有吓到我”。后来才知,是客户买来送给他的租客,后来又加了五百斤香蕉。三小时内,将货物交到了客户手中,客户深感意外,我打趣道“这叫喜达速度!”


呃,好吧!我必须承认,广告植入太明显!


大概是老天看不惯我“利用工作”之便的举动,第二天下午,我所在的楼栋里有一例“阳性”,整栋楼的居民都被隔离,包括持有通行证的工作人员。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开始了“相看两厌”的生活,每天的生活轨迹都在这一百来平的房子里,运动步数几乎不过千,我的电话依旧很爆炸。晚饭过后,一辽宁号码来电,官方的对话之后,问其需要购买些什么 ?那大汉几乎是哀号“我要吃肉啊……”,我扑哧笑得放肆,说道“你要吃肉?你在哪?”“我们是货车司机,住在姐告的酒店里已经好几天没吃肉了!”我压不住的笑声,告诉他可以联系超市配送。挂了电话,张工说我笑得太无情……我也觉得自己过了,可确实三天过去了,想到那东北大老爷们儿的嚎叫我还是笑到失声……

我可能真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身边不乏好人。



疫情之后,严格执行居家隔离,从三天一家一户一人持有网格人员开具的证明可以外出采购一次生活用品和食材,到后来的由社区、物业帮助统筹多人集中采购,由超市、配送公司负责集中配送或社区、物业、网格区代购。这样一来,配送公司和超市的生意又爆了一把!是配送压力增大。中高风险地区的人员一律不许外出,可以正常到岗的工作人员不多,所以我们很多零散的客户单接不下来。顺珏珠宝城的小罗联系到我,主动担起了“团长”:帮助很多缅籍且不懂中文的友人和上了年纪的老人购买蔬菜和生活用品,并按单子分发到每个人手上,既解决别人生活所需,也避免了人员频繁接触,听她说就在她住的楼里,有人竟然没钱买菜,大概是靠打零工过活的人吧,小罗看了心疼,把自己的食物分了一些出去。今天是给他们小区配送的第一天,分发的时候乱成一团,算来分去,自己还贴了几百块钱,但邻居们都乐开了花,虽然有人说她傻,可是她还是很乐意!


就我而言,能帮人解决问题,顺带赚几个小钱是件无比开心的事儿,可这丫头,赔了钱依旧很开心!


好人!鉴定完毕!

封城十五天了,像我这样搬运五百斤香蕉都不带眨眼的优秀劳动力只能居家担起了家庭主妇的职责,于是,在外工作的很多人,都在超负荷工作。有人说,还不是为了几两碎银,可在我看来,他们都是在“玩儿命”,不管是一线人员,还是平凡如你我!不对!不是我!我已经被隔离了!是你,千万个不管什么职业、什么原因在外奔忙的你!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瑞丽的街道了,想必一定很空旷、很冷清吧,只有夜里望去,烟火依旧辉煌。邻居家的狗子好像也憋得要发疯了,一直狂吠,十一二点的楼里一直还有孩子嘻笑玩闹的声音,只有他们好像没有烦恼,天亮了不用上学,爸妈不外出工作整日陪在身边。呵!真是不知疾苦的年纪……


编发:江玲梦

复审:李琪霞

审核:岳三旺  李琪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