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德宏的第一位共产党员

罗志昌出生在云南省德宏州芒市下东村坝竹,这里历来属于芒市土司辖区的练地,是一个“老、少、边、穷”之地,是历史云烟遗留在傣族地区的一个汉族村寨,竹木为主的建筑有着汉、傣结合的特点。罗志昌是由汉族母亲生育、傣族母亲抚养长大,民族融合团结的家庭氛围熏陶着他的童年,包容与勤奋的性格伴随他的一生。父亲罗玉德让罗志昌读书,不求当官只求能算账做生意,让他继承家业,使自己的家业昌盛,故取名“自昌”。

时任云南省民政厅厅长朱晓东回家奔丧,罗志昌被学校推荐到朱家写挽联。朱晓东发现罗志昌天资聪颖,才思敏捷,书法很好,便向罗志昌的父亲建议,应将罗志昌送到省城昆明读书,接受更好的教育。

读初中、读师范,罗志昌追求进步,寻找真理。抗日战争爆发后,罗志昌更投入了各种抗日救亡运动,担任了“云南省学生抗敌后援会”的出版部长。1937年,正是云南国民党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的白色恐怖时期,罗自昌义无反顾地作出了自己无畏的选择,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红土地上树立起自己的初心,成为德宏的第一个共产党员。同时还是是1937年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到云南省恢复地下党组织发展的第一批共产党员之一。

1938年5月,罗志昌接受党组织的委派,到延安抗大学习,成为德宏州第一名奔赴延安参加革命的进步青年。

4月的延安,天气还有些冷。但一进城郊,到处都听到抗日救亡的歌声,使人感到精神振奋,热血沸腾,置身于人类解放的革命熔炉之中。在抗大校部招待所住了七、八天,抗大总校无法容纳,校部决定步行团的大部分同志到离延安一百多里的瓦窑堡抗大分校一大队学习,最初很多同志不愿去,后来毛主席亲自来作动员,他一开始讲话就说:“听说你们不想去瓦窑堡。瓦窑堡非同小可,中央长征到陕北,最初就住在瓦窑堡,那里的窑洞和街道都用青石块建造,比延安好多了。你们到抗大,就要学好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听了毛主席的讲话,罗志昌他们愉快地离开延安,背上行李到了瓦窑堡。这也是志昌同志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激动的心情让他喜溢眉宇。然而,志昌是爱思考的青年,他想,毛主席讲共产党员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共产党员不能像墙头草,风吹两边倒”。他对毛主席的话虽能领会,但总想再深刻些,毕竟二十四岁的他从阅历和经历还不足。

此时,他有幸结识了前来讲课的云南老乡艾思奇同志。初次见面,罗志昌和艾思奇都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乡音未改,乡情依浓,罗志昌向艾思奇介绍了云南的情况,说起昆明时,当艾思奇得知罗志昌也是昆华中学(现昆明第一中学)毕业的,他非常高兴,很感慨能在延安碰到中学校友,但他们更多地还是谈论家乡腾冲、德宏。相处的时光虽然短暂,然而,艾思奇同志用哲学思维引导他领会主席讲话精神的实质,使他想问题、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得到深化,促就了志昌思想的根本性转变。思奇同志对志昌讲的大意是:“观念支配价值取向,思想决定行为准则。毛主席要你们进抗大学习,只要学两条,不简单。一条是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就是希望你们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另一条,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则是要求青年人运用科学务实的态度和方法做人做事。”思奇同志的话言简意赅,给志昌很大启发。

有一天,政委胡耀邦同志作《中国近代简史》的专题讲座,讲课前,他看了看黑板上的话,声音洪亮地说,这是毛主席为抗大制定的教育方针,边说还边用粉笔在“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这句话的下面划出一条直线,表示重点……。志昌跟着记在笔记本上,同样也划出那条直线,他将自己的名字中的“自”改为“志”,从此,罗志昌同志革命人生的一切,便沿着这条直线坚定地,顽强地走下去,这条线就是坚定革命理想信念,听毛主席的话跟党走,实现了从“小我”到“大我”的转变。

1943年春,在绥德地委统战部工作的罗志昌同志,根据习仲勋书记的工作部署,深入边区各地全面贯彻执行党中央“三三制”民主选举,向边区各界人士和群众宣贯党的政策。志昌同志牢记习书记的指示,在“三三制”民主选举的宣传动员和组织落实等各个阶段,他都表现出讲原则,不妥协,不将就,不退让的工作作风;在政治思想工作方面,他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和广大群众打成一片,将心比心,推心置腹,用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真人实例,耐心讲解,感化招引,经过不懈努力,达到了统一思想,团结了各阶层人士,使得各项工作循序渐进地开展起来。志昌和同志们的实干精神和忘我工作的态度得到习书记、黄植部长的充分肯定和热情鼓励。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中央组织部调罗志昌到东北,任合江省勃力县县长。然而,组织的命令、东北的硝烟是另一个战场的集结号。勃力那一带正是后来《林海雪原》小说中扬子荣和他的战友们战斗的地方,罗志昌虽然没有卧底威虎山全歼座山雕那样的传世故事,却在一个同样名为“夾皮沟”的地方,带领民兵和剿匪部队一道,在天寒地冻中消灭了东北四大匪首之一的谢文东……罗志昌忘不了绥德边区黄土地上的红丹丹花开,至离开延安8年后女儿出世,还将名字改为“丹丹”。

东北全境解放后,罗志昌同周保中、刘林元等云南藉的老领导一道,随同“西南服务团”南下,随行的还有他的爱人李淑荣。李淑荣此时身怀有孕,为了支持丈夫工作,毅然随夫南进,经过5000公里长途行军,回到了离别十二年的故乡——云南。

无论在工会、在兵工厂,还是在以省水利电力局当领导,他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学一行。实事求是,讲党性,讲原则。对此,志昌同志始终如一,坚定执着。不管任何时候,不管前进的道路多么艰难曲折,罗志昌始终保持坚定跟党走这一信念,把这一信念当成共产党人的立足根本,光明所在。他习惯用延安时期毛主席打比方的生动形式给身边的同事讲什么是“信念”,他说“信念”就好像“电”一样,也是一种能量,要靠思想观念来总控制,它时时刻刻影响决定着我们的意识和行动。只有稳定可靠的电压和电流,通过其相互关系,相互作用,便可直接影响和决定用电状态,但如果两者的属性发生改变,也就是说理想信念产生动摇,思想观念出现跑偏,弄不好就会被“电阻”,继而发生“漏电”“断电”甚至“跳闸”。他的比喻形象生动,把“观念支配价值取向,思想决定行为准则”等一些晦涩的哲学语言大众化,把从延安取来的具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真经”,言传身教。

在工作一段时间后,有人对罗志昌说:“你作为延安干部,现在,还是一个副厅,而且你的部下好些人官比你大,还是去走走关系,找找老上级。”他淡然一笑,把官职大小看得很淡,认为做好自己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文革期间,莫须有罪名的政治迫害,免职关押折磨,三年零八个月的时期间,给他的身心造成伤害,一只眼睛被打瞎了、子女们下放到遥远的边疆。但是,他始终坚信共产党,他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初心。当时小女儿看着住院的父亲,哭着说,“你这样忠于党、勤勤恳恳地做工作,还受到这样的迫害,以后我再也不入党了。”他狠狠地抽了小女儿一个耳光,这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从来不打过的小女儿。

“老罗就是这样的人,真实、真切、真诚、真挚。”这是原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省政协主席朱家壁同志对志昌发自内心的评价。罗志昌身为一名共产党员的风范和革命气节,闪现出的谦逊和儒雅,敦厚和善良,一切都在他为人父,为人子,为人夫的亲情观、家庭观中呈现。“温良恭谦让”是他和李淑荣同志共建革命家庭的根本。志昌夫妇长期以来都在不同时期,不同岗位担任党政领导职务,然而,就其亲友或子女一贯要求甚严。罗家十分注重于亲友及子女的“清白”教育,淑荣同志常讲:“一个人的清白有三方面,一是政治清白,不做有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二是经济清白,不取不义、不法之财,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三是做人清白,就是要谦恭礼让,诚实守信,心存好人有好报的善念做人。”他们的言传身教对罗家四个孩子有着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地影响。今天的罗家,在单位上、邻里间口碑依然甚好,儿孙们谨守着、延续着优良传统的家风。他们中间有国家级中医专家,有维护国家法律尊严的优秀律师,有博士后的年轻学者,更有长期奋战在最基层的技术骨干 ……

罗志昌平反恢复工作后,因工作关系,他到了芒市,想回家看一看。向组织报告,但是没有同意,他服从了组织决定。当他的亲属知道他回到芒市,到招待所找他时,他已经离开了芒市。这是他离开家之后唯一的一次机会,他服从了组织。1977年5月,他走完了革命的一生。

现在,罗志昌魂归故里,静静地躺在故乡坝竹的怀抱。“革命一生爱党报国求解放,心系三地延安东北彩云南”正是他人生的写照。他的一生是一本教材、是一种精神、是一面旗帜。正如他到延安后所更改的名字:“志昌”,立志远大,立业昌明,是一个共产党人生的信仰。


来源:掌上德宏

编审:孙宏伟

审核:岳三旺  李琪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