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江畔党旗红】战斗在国境线上的勇士——记德宏边境疫情防控前线的云南强边固防突击队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9月4日晚,云南德宏州瑞丽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自4日20时起,姐告国门社区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

消息传来,在姐告疫情防控前线战斗44天的云南省派强边固防突击队10名队员禁不住心中的喜悦,同时举起手中的袋装中药汤剂,以药当酒,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云南省委关于强边固防工作决策部署,结合党史学习教育和“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云南省委组织部从19家省级单位和昆明等6个州市抽调150名干部,组建6支“强边固防突击队”,支援境外疫情输入风险极高的滇西边境6县市。而近期发生疫情的德宏州瑞丽和陇川,成为突击队火线支援的最前沿。

十勇士坚守姐告高风险区

瑞丽江环绕的瑞丽姐告,与缅甸木姐三面相连,面积仅1.92平方公里,却是中缅边境贸易量最大的国家级口岸,万商云集。7月4日,瑞丽的第三波疫情最早在姐告暴发,姐告“封城”。

“7月23日,我们10个突击队员连夜进入姐告,进驻姐告国门社区,看着空荡荡的街巷,我们都没有防疫经验,当时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云南省派援瑞强边固防突击队副队长、昆明市禄劝县公安局政委潘继庆说。

10名队员很快让大家刮目相看,他们与州县突击队员、社区干部一起,坚守社区16个网格,上门采集信息、保障居民生活、转运居民集中隔离、巡逻值守卡点……30多摄氏度的气温,身上经常被防护服、口罩、面屏、手套弄得大汗淋漓。

32岁的队员郁林钢来自昆明五华区莲华街道,每天在第五网格执勤,休息时主动创办了姐告国门社区微信公众号,为疫情中的姐告居民增加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8月下旬,姐告居民需要搬迁到瑞丽城中集中观察隔离,从晚上9时至凌晨5时,郁林钢和队友们通宵组织居民转运、核查登记,背着消毒液现场消杀……

边境硝烟中的生死瞬间

“强边固防突击队不仅参与边境疫情防控,还肩负着管边控边、基层治理等职责,许多危险常常不期而至。”云南省派援瑞强边固防突击队队长、省委办公厅处长亓宇表示。

与瑞丽相邻的陇川县同样是抗疫前线,省派援陇突击队20名队员驻守7个抵边村寨。边境地区复杂的地形、崎岖的道路,暗藏许多危险。

突击队员施建华被隔离8天了,来自大理州永平县北斗乡的他向记者解释说,8月27日晚,他与陇把镇边境派出所干警接群众举报,在龙安村卡点查获一名从缅甸偷渡回国的中国籍偷渡人员,自己近距离查问了该偷渡人。因境外疫情严重,该偷渡人员被送往隔离点隔离,施建华等12名执勤人员也被隔离观察。“经检测,偷渡人员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我们也放心了,我盼望着早日结束隔离,回到边境执勤岗位。”施建华说。

“境外有10多条河流入陇川,其中有3条河曾检测出病毒,给我们边境村民和执勤人员带来了风险。但我们所有队员和当地干部民兵一起,始终战斗在最前沿。”省派援陇突击队副队长、大理州云龙县委副书记张建荣说。

突击队里巾帼不让须眉

省派援瑞突击队里有5名女队员。来自昆明市晋宁区监察委的余宏丽负责姐告社区第四网格,是疫情最早暴发点。多数居民虽已搬迁隔离,但这里还有47位居民。当地村小组干部都被隔离,她只能走遍所有民居重新搜集信息,每天从早到晚奔波在网格内外。

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还有被隔离居民们打来的电话。

“小余,请到大国门参与返缅人员的秩序维护和发放爱心物资。”“请到网格检查是否严格执行居家隔离措施。”“请早上7点30分组织居家隔离人员核酸检测。”

“余同志,请帮我们联系超市买点菜。”“请帮我妈买点心脏病的药。”“请帮我照顾一下家里的狗。”

无论是工作任务还是居民求助,余宏丽都尽心完成。

“在战场上没有性别之分,一旦上了战场就都是战士。”坚守在姐告社区的突击队员张慕贞来自昆明市人社局,她奔赴瑞丽时,妈妈生病住院,孩子即将“小升初”,丈夫在外出差。在老人孩子最需要自己的时候离开,虽心怀愧疚,但奔赴之心很坚定:“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理应尽上一份绵薄之力。”

来自昆明宜良县监察委的女突击队员赵维英年仅25岁,是省派援瑞突击队里最年轻的队员。去年她的一位当医生的叔叔援助湖北抗疫,今年另一位当警察的叔叔援助临沧边境一线抗疫。亲人的英雄行为激励着她报名参加援瑞突击队。她坚守在与缅甸一河之隔的瑞丽市畹町镇新合村。每天做好网格统计工作,骑上村支书借来的电动车,到边境15个守卡点巡查。“有7个卡点在崎岖陡峭的山坡上,下雨常滑坡,电动车上不去,就搭村支书的摩托上去。”赵维英说。

8月中旬,出现疫情的瑞丽勐卯镇下弄安村小组成为高中风险地区,赵维英和队友支援下龙安社区封控管理,每天为居家隔离的居民送餐、收集垃圾、协助医务人员采集核酸。居民有情绪,赵维英都尽量上门做心理疏导,还和队友们凑钱给家庭困难的居民买水果和蛋糕。

9月3日,下弄安村小组降为低风险地区,赵维英和全体居民都松了口气。“当天从瑞丽返回畹町的路上,有一种凯旋的感觉,觉得瑞丽太美了!”赵维英说。

来源:光明日报

推送:张丽婷

复审:刘燕

审核:岳三旺  黄奇

视频小程序赞,轻点两下取消赞在看,轻点两下取消在看